勾起你忧伤满怀

? ? 人一生下来就看到两个人,一个是一生中不会想起的接生婆,一个是你一生中?#24515;?#30340;母亲。接生婆的巴掌催醒了?#20102;?#30340;婴儿,也让刚跨进人世的婴儿痛哭;母亲的乳汁让婴儿止哭欢笑,也让婴儿享受甘美和香甜。

那一瞬,人不明白,其?#36947;?#22825;已经明确地告诉出生的人,人生是哭声?#25176;?#22768;的组合。而那一声响亮的啼哭,宣告了苦难人生的开始。
我的人生开始于1964年春天。母亲说,我出生时太阳还没有升起,窗外的丁香花送来淡淡的芳香。望着啼哭的我,母亲脸上绽放出丁香一般的笑容,她在心中默默地?#34892;?#22320;下我的奶奶。我?#29992;?#35265;过爷爷和奶奶,当然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。我的记忆中,我只听?#30340;?#20146;对祖?#29976;中?#39034;,奶奶临死前对母亲说,我到菩萨跟前给你要个儿子。于是在父亲五个女儿身后,就有了我这个儿子。
母亲说,以前父亲常说一句话,坐下是一堆,站起是一根。意思是他们有一堆孩子,但家庭成员除了父亲以外,都是女人,没有一个儿子。他想儿子的急迫心情,可?#28304;?#25105;五个姐姐的名字中得到验证。他们为大姐起名引儿,意思引一个儿子,却引来了二姐。他们不甘?#27169;?#32473;二姐起名招子,招来的却是三姐,又起名连子。希望下胎连着一个儿子,仍未如愿,生下四姐,起名栓定。那意思栓也要栓来一个儿子,定在家里,没想到生下的老五?#25925;?#22899;的,他们这下心死了,给老五起名叫金花。就在他们年龄接近半百,?#24613;?#24443;底放弃希望的时候,他们等来了惊喜,我带着奶奶的心愿来到他们身旁。
他们给我扎了两个小辫子,一直到上小学时才剃掉。这是怕男孩夭折,把我打扮成女孩子贱养。小时候的好多事现在想起来模模糊糊,只记住了母亲?#21364;?#30340;眼神。她常拉我到面柜跟前,一边量我的身高,一边嘴里说,我的娃什么时候长到柜子高呢?我知道母亲?#21364;?#20799;子?#25159;?#30340;那一天。
我记得父?#33258;?#24102;我到苏家山?#29486;?#35265;他的朋友,我忘了我那时几岁,也不记得那些大人的名字和相貌,但有个情景我记得很清楚,我?#20146;?#22312;一墩?#37327;簧希?#29238;?#23383;?#30528;我说,这是我儿子。他的眼神写满了自豪。
其实在我之前,母?#33258;?#29983;过两个男孩,但都夭折了,因此给我起了个亏娃的名字,大概意思就是亏着了。她甚至认为我就是那两个夭折的儿子转世,是她等来的福星。母亲一共生了九个孩子,活下来七个,其中一个送了人。
送掉的是个女孩,排行老二。父亲当时在韩家集邮政所当?#20160;睿?#27597;亲租住在韩家集马的尼?#33402;?#30475;孩子。老二出生时,父亲他大嫂也生了一个女婴,大嫂生下她的当天就死了,难产死的。婴儿没奶吃,家里人就把女婴抱到韩家集,送给母亲。大伯哭着说,这女娃娃是个苦命人,没娘娃,我养不活,你分一口奶,是死是活随她命去。我从未见过这个大人口中的女孩,也不知道究?#25925;?#21738;个大伯的孩子。只听母亲说她把两个女孩搂在怀里,一边一个喂。但那年正遇年馑,大家都吃不饱。我们家情况虽?#24403;?#22823;伯好一点,但吃口多,能不能挺过年馑,很难说。父亲每天要背负着大袋邮包往返于韩家集到循化,途经大里加山,他在林子里摘些山里的野果子。路过藏民的帐篷,要一点酥油。碰到豆田,捋几把豆子。经过青稞地,?#23548;?#25226;青稞。父亲把这些东西?#37027;哪没?#23478;,母亲先让孩?#29992;?#21507;,她自己?#24576;浴?#30001;于吃不饱,母亲的奶水就少,两个孩子吮不够,饿得没日没夜地啼哭。万般无奈,?#25913;干?#37327;,其中一个送给南山的人家。
南山为高寒阴湿山区,川里天晒地旱,南山正好风调雨顺。川里年馑,山里丰收。那户人家有?#31119;?#32780;他的妻子,那年刚殁了出生几月的孩子,送给他,孩子不会饿死。可到了那家主人来抱孩子的时候,?#25913;?#20146;作难了,两个孩子,他们不知道送哪一个好。父亲说,老二是你身上掉下的一块肉,你咋舍得送人!要送,就?#30171;?#21733;的。大姐说她记?#20204;?#26970;,孩子抱?#20389;?#20154;怀里,一行泪水,从父亲眼角滚到孩子脸上。母亲和我的几个姐姐,此时哭成一团。大姐抱着那人的腿,不让他出门。父亲将大姐拉到怀里。那人走到门口,母亲忽然叫住了他。那人以为母亲反悔了。母亲说,你?#25925;前?#25105;的孩子抱走吧,大哥只有这一根苗,饿?#28010;?#20063;不能饿死他的孩子,我不能叫外人说?#35874;埃?#35828;大哥的孩子送人了。
从此骨肉分离,?#21364;?#35265;老二一面成了母亲的心结。
晚年母亲病重,住进了医院。因为是冬天,农闲时节,二姐和三姐轮流承担起看护母亲的责任。每天中午,我到医院顶替一会。母亲住的是一个大病房,里面住着六七个病人。那天我走进病房,无意间注意到门口站着一位戴?#26041;?#30340;女子,母亲看到我的同时,?#37096;?#35265;了那女子,她痴痴地盯?#25490;?#23376;好一会。突然瞪圆眼睛,张大嘴巴,伸出瘦削的双手要扑向那女子。我赶紧扶住母亲,她张了张嘴,似乎要对女子喊些什么,可是母?#23383;?#20110;啥也没说,无力地垂下了头,一串串泪水从母亲满是皱纹的老脸滚下……
站在门口的女子,早已泪流满面了。我被这突然的事情搞懵了,我想喊叫,可我不知道喊什么,在我手忙?#24597;?#30340;当空,那女子捂着脸跑了。
母亲望着她的背影泪流不止。
几天后,母亲的病情突然加重了。母亲的病牵动着子女的?#27169;?#25105;们一忙,就忘掉了那个戴?#26041;?#30340;女子。母亲昏迷一阵,清醒一阵,这样?#20013;?#20102;一星期,母亲的病情逐渐稳定,度过了这个寒冷的冬天。到来年百花盛开时,母亲追随父亲去了那个世界。大姐这才对我们说了实情,那个戴?#26041;?#30340;神秘女子就是老二。因为母亲昏迷的时候,一直?#30333;?#22905;的名字,大姐瞒着我们寻见了她。
听到大姐的话,我脑海中忽然闪过俄罗斯西蒙诺夫的经典诗篇:“等着我吧。等?#20389;?#24833;煞人的阴雨,等?#20389;?#22823;雪纷飞,等到别人不再把亲人盼望……纵然爱子和慈母认为——我已不在人间。等着我吧——?#19968;?#22238;来的。?#26412;?#31649;母亲和老二因为种种原因未能相?#24076;?#20294;是母亲没有放弃?#21364;?#22905;们见了最后一面。
天下唯有不能放弃的是母亲的?#21364;?#21363;使知道暗地里你不肯回头,她?#19981;?#22312;曲终人散的寂寞处,用目光拉住你的衣袖,勾起你忧伤满怀。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?#26469;?/a>

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?#26376;?#20844;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?#24863;?#21495;:陇ICP备08100227号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曼城6-0切尔西
大赢家即时比分直播 骰子 一六 玩法 北京pk赛车稳赚6码 pk10稳赚qq群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走势图 职业买彩票为生的人 二人斗地主棋牌平台 组选包胆倍投 云南时时是正规的吗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亚洲宝马娱乐网址 经典麻将单机版手机 高级阶梯倍投法 pk10赛车彩走势图 比分直播球探网007 彩票赢家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