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落贺兰山

? ? 雪落下来。

秋天的雪。没有凌厉和寒冷,没有那种令人心悸的迷茫。雪花晶莹洁白,像灵魂的舞蹈,?#24551;?#23665;万水的时间深处飘过,停留在贺兰山上。
停留在山谷里。
停留在云岫下。
停留在鹰与狐的凝视间。
停留在那些?#19968;?#21476;老而忧伤的梦中。
此刻,我就站立于贺兰山前。我看见了峰顶上的雪,还有雪中摇曳的松树和灌木,再高处就是灰暗的天穹。那里的云朵宁静而自在,恍若不关人间悲喜的帝国亡魂。目光所及,天地空阔,偶尔发现一些随雪花陨落的树叶,在风中,展开如血般凄迷的笑靥。而自由浪漫的麻雀,不断地从远处的山谷间飞来,翅膀上的雪片?#20142;?#22914;星,就像迷失在遥远岁月中的惆怅眼瞳……
我是来寻找西夏王国的。
说是寻?#36965;?#20854;实还不如说是凭吊、冥想和猜测,就连缅怀追?#23478;?#35848;不上。那个十一?#20848;?#26366;存在于西北荒野的神秘王朝,来如风,去似梦,宛如一朵雪花,早就消亡于历史的云烟之中了,没有留下完整清晰的史迹,甚至于,有关西夏的一段传说、一个故事,也都在岁月的流水里不?#19979;?#28470;?#32479;?#27814;,落满了时光的灰尘。我确信,那个遥不可及的草原帝国,那个显赫一时的马背民族,肯定被一种宿命所缠绕、氤氲和覆盖,冥冥中幻化为一缕苍凉的西风,在荒寒的历史天空下盘桓、游弋,从古及今,梦牵魂绕。
没有烽燧与狼烟,更没有荒草弥漫的古战场。
在我的身边,只有悠闲飘旋的雪。状如蝴蝶的雪花,静?#37027;?#22320;落下来,落在了枯黄的草叶上,然后凝结成泪珠般的水滴。我发现,这里还有尚?#21561;?#38646;的野菊花,纤弱的茎秆上挑着点点淡蓝或暗红的花蕊,风吹过来,花叶摇荡,瑟缩不已,发出一种地老天荒的鸣响。深秋了,也不知那些花们为何还在浅吟低唱,替什么人奉献哀婉的祭祀歌谣?
祭坛变成了石头。石头冰冷,?#33618;?#25215;担蚂蚁?#25512;?#34411;的巢穴。一只蚂蚁过去了,又一只瓢虫?#34917;?#21435;了,它们同时也在忙?#25285;?#20973;借着?#32422;?#30340;智慧建立另一个王国。西夏人曾经祭天的场所,如今被昆虫占领,营造着有别于人间的?#34987;?#19982;热闹。当年的黑袍巫师、青铜宝剑,还有隐秘的咒语谶言,神圣的金银玉器?#32422;安?#20937;诡谲的祭祀古歌,?#24613;?#30333;草黄沙掩埋。时间只遗留下了一堆堆沉默的石头,而石头背后早没有了人的呼吸与体温。那一?#26410;?#30340;浩大祭奠,那一场场?#22987;?#30340;铺排和张扬,也最终化为了亘古的虚无。
民间传说,在上个?#20848;统?#21494;,几个俄罗斯考古学家来额济纳旅游,无意中发现了西夏人屯兵的古城——黑城,他们在那里发掘出了一批文物,其中一件就是党项族用来祭天的石碑,碑文用鬼气森森的西夏文写成,内容深奥高古,至今无?#22235;?#22815;破译。其实,在中国古代,北方的少数民族大多有祭天的习俗,那种付诸文字的祭文,肯定是祈求人与天地相互感应的隐喻和密语。天机不可泄露,除非是通天巫,谁还能够解读其中的?#26053;?#19982;玄机?我们所能想象到的,只是那个祭天场景:白石垒成的祭坛,头戴面具的萨满,画着苍狼图腾的旗帜,?#27224;?#22312;马下的皇族、将士和平民,所有这些?#23478;?#30333;雪皑皑的贺兰山为背景,苍天下,雪山前,随着巫师的一声低语,柏枝?#35745;?#20102;?#30041;?#39321;烟,天神与人灵,亡魂和鬼魅,在幽?#24471;?#31163;的天光里互相融合、纠缠、飘动、游荡,恍若黑色的鸟群……
雪落下来。
纷扬的雪花,如玉似蝶的白色精灵,一直追随着我的身影。我相信雪花的灵性,它们从远古的时光通道里飞来,从一个王朝稍纵即逝的梦境中飘过,?#28216;?#22799;女子怅惘的凝视中消失,然后幻化为一朵白莲,悄然开放在我的灵魂深处。而我,就这样内心供奉着那些洁?#24187;?#20029;的白色精灵,在踽?#23723;?#34892;中,有了?#38405;?#19968;段历史的深情眺望?#31361;?#30520;,有了水波般缥缈的猜测和想象。
我?#21561;?#20102;党项人的背影。
他?#29301;?#37027;些身体粗?#22330;?#39745;梧雄健的?#25991;?#32773;,本来是青藏高原西羌族的一支,在辽阔无垠的雪域,过着逐水而居、弯弓射雕的平静生活,后来随着?#32599;?#30340;强盛,两个民族不断发生摩擦,连年的?#31224;?#20351;西羌人尝到了血与火带给生灵的巨大痛楚,无奈之下,他们便开始了漫长的迁徙历程。先是?#21561;膠游?#36208;廊,又沿着弱水进入额济纳,最后再?#32439;?#21040;了贺兰山下。西羌人将?#32422;?#30340;部落改名为党项,期间已经过了数百年。直?#31224;?#25454;了宁夏平原,在浩瀚苍茫的黄?#24433;?#36793;,党项族才有了?#32422;?#30340;国家——白高夏国,也就在这个时候,党项人才真正进入历史的视野。应该说,黄河九曲,富有宁夏。贺兰屏障之下,黄河水温婉多情,将辽阔的平原滋润得如同江南一样妩媚?#23626;弧?#32654;丽富饶。然而,党项人的命运似乎天生与?#31224;?#30456;伴,当他们在马?#25104;?#21809;着古歌,跟白云清风浪漫逍遥的时候,当他们搭起?#36893;瘢?#22312;稻花香里酣梦甜甜的时候,蒙古人的铁蹄正越过贺兰山,踏起漫天黄沙,带血的鸣镝已经穿越茂密的芦苇和庄稼,射向他们的头颅。
于是,巍峨坚固的黑城陷落了,?#34987;?#21927;嚣的兴庆府也成了一片废墟。我确信那是一个?#33529;瑁?#24403;蒙古人的上帝之鞭,落在西夏人头顶的时候,残阳便染红了整个黄河,那个城市的街巷、角楼、堞口?#32422;?#37202;肆、商铺,都沉浸在泪水和哀嚎之中,万千生灵的鲜血宛如玫瑰花瓣,不断在秋风中飞扬,飘起又溅落,缓缓流进寒凉的夜晚……
党项人就这样退出了历史舞台,悲歌一曲,苍?#35895;?#26790;。
他们只留下了十几个坟墓,说是西夏王陵,其实就是黄土夯筑的冢疙瘩,上面没有芳草,也不见野花杂树,?#24694;?#23490;寞,就连麻雀也不愿在那里栖息。除此之外,他们还遗留下一些?#26790;?#22799;文写成的碑文,字形诡谲,笔画神秘,每个字都犹如上天的咒符,氤氲着森森鬼气。也许,只有真正破译?#22235;?#20123;文字背后深藏的秘密玄机,我们才能够走进西夏人的内心世界,才能洞见其迷雾缠绕的悲凉宿命。
雪落下来。
秋天的雪从贺兰山的肩膀上落下来。
我知道,一个人对历史的思索和拷问最终会走向虚无,因为,西夏人所有的谜团都深埋在岁月的废墟之下,那种真相和具体场景,那些曾经发生过的惊天事件,那些民族之间的恩爱情仇,只有沉默无语的贺兰山可?#32422;?#35777;或回忆。
雪落下来。我在西夏王陵前游走、徘徊。雪花堆满了我的身体,打湿了我的眼睛。?#27809;?#21435;了,要不,那瑟瑟的贺兰秋风,一夜间会吹白我的头发。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?#26469;?/a>

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?#31895;苹?#24314;立镜像

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?#28404;瘛?#20869;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?#26376;?#20844;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?#36212;感?#21495;:陇ICP备08100227号

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曼城6-0切尔西
快乐10分开奖查询 买11选5能赚钱吗 69棋牌手机 AG惊吓鬼屋开奖官网 21点什么叫分牌 不怕挂时时彩方案 开心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内蒙古今日11选5查询 采购是不是都另外赚钱的 快播动漫a片 什么模型最赚钱 赌博电子游戏的窍门 三年稳赚是什么意思 福建体彩十一选五手机版 农村医生怎样赚钱吗 抢庄牛牛详细技巧